中国远征军347具遗骸归国受阻 官方出面表态


[摘要]11月4日,在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理事长孙春龙的发起下,从缅甸密支那挖掘出的347位中国远征军将士遗骸准备归国,而就在当日,遗骸归国活动遭到密支那当地民间组织“云南同乡会”的阻拦,本应载着347具遗骸的棺木也“无功而返”。截至12月8日,事情

  11月4日,在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理事长孙春龙的发起下,从缅甸密支那挖掘出的347位中国远征军将士遗骸准备归国,而就在当日,遗骸归国活动遭到密支那当地民间组织“云南同乡会”的阻拦,本应载着347具遗骸的棺木也“无功而返”。截至12月8日,事情已过去一个多月,遗骸归国问题还悬而未决。

  关于遗骸损毁现状

  “连跪拜的地儿也没有”

  重庆青年报:据说目前中国远征军在缅甸的墓地多有损毁,具体是什么情况?

  孙春龙:损毁的情况在多年前就出现了,我去缅甸调研时,如果没有当地华侨带路,有些地方,你根本看不出是墓地。很多墓地都是在荒野,周围杂草丛生,连跪拜的地儿也没有。

  重庆青年报:比较完整的墓地有多少?

  孙春龙:我们考察过仰光、西保、曼德勒、八莫、密支那等很多地方,只有八莫的一块墓地保存较好,我们是通过一块残碑发现的,上面刻着“三十八师抗日阵亡将士公墓”。

  重庆青年报: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缅甸发生过大规模排华运动,其间很多远征军墓地遭到破坏,这是造成墓地损毁的主要原因吗?

  孙春龙:应该说当时的排华运动负有很大责任。另外,对于这些身处异国他乡的将士遗骸,当地民众也不是很在意。很多当地的老百姓修建房子时,经常会挖到远征军的遗骸、衣物和子弹等东西,但基本上都扔掉了。

  重庆青年报:为发起这次遗骸归国活动,基金会做了四年的准备,需要这么久吗?

  孙春龙:是的。这期间,我们需要做很多筹备工作。第一个就是墓地考察,比如当地还剩下多少墓地,能不能找到遗骸;另外需要寻求各方的支持和帮助,因为不仅是面对如何接回来的问题,还有确定安葬地等问题。这中间又包括向缅甸政府申请,找鉴定遗骸DNA的公司,找专家做遗骸的拼接工作……

  重庆青年报:此前,国内有类似规模的远征军遗骸归国活动吗?

  孙春龙:我们基金会没有组织过,但参与过。2011年,云南省侨联和黄埔同学会发起了一次远征军遗骸归国活动,将密支那、西保等地找到的19具远征军遗骸运回,并将其安葬在云南腾冲的国殇墓地。

  我也算是从那次活动找到了灵感,找到了遗骸归国的一种模式,所以这次遗骸归国的很多办法和经验也是从那次活动而来。但跟那次活动相比,光从遗骸的数量来看,此次难度较大。

  关于和同乡会的关系

  “我们没有直接关系”

  重庆青年报:本计划11月5日送遗骸归国,却在4日遭到当地云南同乡会的阻拦。据说同乡会在当地华人圈的影响很大,同乡会的一百多名理事和监事中,大概有十多人是远征军后裔,他们有权利这么做吗?

  孙春龙:有权利也是个别人有这个权利,密支那的远征军多为非云南籍的外省人,恐怕云南同乡会难以代表阵亡将士及他们后裔的意愿。

  重庆青年报:阻拦事件过后,同乡会曾回应:责任在于主办方龙越基金。对于此次遗骸归国活动,他们认为基金会没有与之交代清楚,是吗?

  孙春龙:我觉得之前基金会与同乡会已经达成了共识。此次活动刚开始,我就去拜访过同乡会会长高仲能。8月底,我们打算将遗骸暂存于同乡会的墓地,对方表现得也比较积极。虽然后期我们一直在寻找遗骸,和他们对接得比较少,但不能说我们没有讲清楚,他们也不是不知道这个事。我本来想这次到缅甸后,好好谈谈,没想到发生了后面的事。

  重庆青年报:基金会和同乡会究竟是什么关系?

  孙春龙:在我们发起遗骸归国活动前,同乡会就经常协助收葬烈士遗骸,并建立墓园进行祭扫。4月初,我们挖掘远征军遗骸时,同乡会也予以配合。所以说同乡会的身份作用就是协助配合,我们之间不存在直接的关系,也不是网上质疑的合作关系。在此次活动中,要说关系,基金会也只是借用了他们的房屋暂存遗骸。

  重庆青年报:阻拦事件发生后,基金会是否出面寻求协调过?

  孙春龙:就在阻拦发生后的当天下午,我们基金会的合作方,就是旅缅远征军后裔联谊会副会长王玉顺,曾居间调解过此事。当时,我们同意将遗骸归国的工作交给同乡会处理,并愿意提供资金支持。

  但同乡会没有同意,还向当地政府提出了反对意见,他们申请把遗骸保留在当地,修建一个墓园,增加旅游外汇,拉动当地经济。虽说这些只是为了最后申请成功的理由,但就当时情况来看,很伤一些远征军后裔的感情。

  关于留下遗骸建纪念碑

  “与归国没有任何矛盾”

  重庆青年报:除这次公开反对遗骸归国,今年9月,同乡会便有人提出“能否留下部分遗骸,以便在当地修建纪念碑”,是吗?

  孙春龙:的确有人提过。当时我们就觉得不合适,留下哪些,又带走哪些,这又涉及很多问题了。遗骸归国的活动本身就是一件好事,留下一部分,带走一部分,这成什么了,不要搞得像我们捡到一块宝,然后大家再分赃一样。所以之后我们也没有和他们正式谈过这个问题。

  重庆青年报:那他们想以此修建纪念碑,怎么看?

  孙春龙:当时他们这个想法让我觉得不可思议,遗骸归国跟修建纪念碑之间没有任何矛盾,因为修建纪念碑不一定要留下遗骸。日本也在当地修了很多纪念碑和墓地,但是都把遗骸接回了本国。其实,很多年前,缅甸的一些老华侨就曾向当地政府申请过重建远征军墓园,了解到这件事情后,我们也一直在帮助他们。去年年底,我们提出用募捐的方式,帮助他们修建一个纪念碑,但缅甸政府没有批复。所以说修建墓园和纪念碑,我们肯定是支持的。

  重庆青年报:据说除了此次347位远征军将士的遗骸,还有大约6000具远征军将士遗骸,不管是留下还是归国,对双方的能力考验都比较大,有这个长远的考虑吗?

  孙春龙:毕竟基金会是这方面的专业组织,有能力去寻求帮助,进行遗骸的收殓和鉴定工作,但同乡会是否有这个能力,目前我不敢保证。

  重庆青年报:对于遗骸的安葬地,为何选定云南施甸县?

  孙春龙:遗骸刚出土,我便开始在云南寻找墓园的修建地,找了很多个县,没有一个愿意合作,所以又转向省外。等我确定选址湖南时,又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,于是又将目光转回云南。

  等到9月,我找到了云南施甸县,才把选址的事落实下来。施甸县政府愿意提供不少于1000亩的土地修建远征军归葬墓园,并承诺修建道路等配套设施。

  关于遗骸去向

  “现在只能等结果”

  重庆青年报:目前,官方对此事是什么态度?

  孙春龙:中国驻缅甸大使馆已经表态,不赞成任何人、任何组织对遗骸单方面做出安排。自阻拦事件发生一个多月来,大使馆和相关政府部门也在协调,现在我们只能等待,等待上面怎么安排。

  重庆青年报: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遗骸归国有没有落空的可能?

  孙春龙:这个真不好说,至少从现在看,我并不认为这次活动失败了。因为现在官方也表态了,我认为这是有利的一面。我们基金会也会积极协调,尽力促成这347具遗骸成功归国。

  重庆青年报:遗骸归国遇阻后,有人说遇阻也反映了民间组织介入公益事业时的一些不妥做法。在实际工作中,基金会遇到过一些什么问题?

  孙春龙:首先,民间组织的身份本来就很尴尬,像挖掘远征军墓地、发起远征军遗骸归国这些活动,看似应该是由政府出面进行,但现实情况不一样。当时我们寻找墓园的修建地时,为什么后来转向云南省外,然后又打了“回马枪”,一方面就是因为地方政府对于这些活动也表现得很谨慎。

  现在是一种什么情况呢?政府没有去直接管这个事情,交给我们民间组织去做,但民间组织在工作中就可能触及到各方的利益,而我们无法协调出太多资源,选择也很少,只能摸着石头过河。

  任何组织去做这个事,可能都会遇到一些问题,毕竟这不是一个小事。但从长远来看,至少我们跨出了第一步,就会有第二步,第三步。

  重庆青年报:从目前看,与同乡会还有坐下来谈的可能吗?

  孙春龙:如果没有此次阻拦及之后的一系列冲突,双方今后肯定还会有更多的联系,但现在双方都在气头上,有些问题根本说不清楚,暂时也谈不拢。但如果需要,还是希望大家能静下心来,坐在一起谈一谈。

  重庆青年报:既然现在双方争执不下,如果要最终促成遗骸全部归国,能够采取什么方式更为妥当?

  孙春龙:还是希望大使馆等政府部门出面,协调双方的关系,最终促成遗骸归国。从长远来看,政府能够出台遗骸归国的相关文件,并由政府带头,由民间组织具体执行,这样就少了很多阻碍了。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qiangjunshi.com/39/15051.html
转载请注明强军事链接,谢谢合作!

上一篇:俄外交部称不可能对恐怖分子使用核武 无此必要
下一篇:俄最新潜艇用巡航导弹狠揍IS:被指拳头砸跳蚤